刊頭.jpg

 

語言學校的最後一堂課,是淺田老師的「日本文化」。這一堂屬於選修課程的其中一門,其他還有「漢字」和「發音」兩門可供選擇。剛開始的時候我都選修漢字,然後每堂課都被漢字老師問「台灣人為什麼還來練習漢字呢?」

 

是啊,為什麼呢?

 

選修課中惟獨「日本文化」只限會話班的中高級班程度選修,而課程的最後兩週適逢暑假前的淡季,學生人數不多,會話中級以上程度更是只有我一個而已,所以這天也不意外地只和田老師一對一。

例圖一.jpg

「反正不需要顧慮別人,想知道什麼呢?」最後一堂課才剛要開始,老師便提議也不用管什麼文化了,倒是問我課程結束後的規劃?

 

「規劃?」面對老師認真的提問,「哪有什麼規劃呀可能的話只想要一直玩而已」這麼沒出息的真心話當然說不出口,「嗯、結業之後會先在名古屋附近旅行一陣子吧。」我答,接著隨口提到了想像的目的地之一,金澤。

 

「金澤?!」一向冷靜的日本老師突然興致高昂了起來,「我的娘家就是金澤呀!」

圖說_近江町.jpg

「太好了!」於是我也跟著興奮起來,雖然過幾天就要前往北陸了,但老實說這些天以來,程度其實相當低下的本人光是要應付一對一的日文課,已經絞盡腦汁、力氣用盡累趴趴了,關於即將到來的北陸之行則是,完全沒做功課,真的一點概念也沒有,於是請老師建議金澤的遊歷。

圖說_金澤城.jpg

抵達金澤的晚上,我向旅伴解釋了以上過程:「結果金澤出身的老師也沒多想便推薦了『海天すし』。」

 

不知是幸或不幸,差不多一樣懶散的旅伴也沒做功課,對於在金澤的夜晚該吃啥完全沒意見,好吧便一同朝著「海天すし」邁進了

圖說_街景.jpg

 

 

繼續前往 》金澤人才知道‧續篇

 

 

 

 

 

小馨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